新聞熱線:3900087   廣告熱線:3900838
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57—3909502   舉報郵箱:zgfxnews@163.com
,歡迎訪問拂曉新聞網
拂曉新聞網  > 汴水流韻  > 正文

期盼

2022-03-21 10:09來源:拂曉新聞網--拂曉報作者:

火車眨眼間就無影無蹤了。他滯留在原地,直到瞇起眼都望不見它的影子。它的遠去又一次告訴他,期盼從來都很漫長,團聚卻轉瞬即逝,消失得比這飛馳的火車還要快。

他又停了一會,好像思索了什么,又好像只是無事可做,凝視著銹跡斑斑的軌道發呆。直到人潮退去時,他總算轉身離開。

日微斜,他不必在乎時間,因為他剩下的時間除了等待沒有另外的價值。年七八十歲的老人了,早就沒有什么特別的追求,于他而言,走快一點,慢一點,都一樣。他走在小鎮上,小鎮這幾年也在和他一樣變老,年輕的孩子們都跑去大城市打拼了,街道兩旁都是原來的老店,他感到熟悉,卻也無心去回味往事。

鎮子里塵土依舊,他偶然經過一家面館,說是偶然,也可能是他雙腿自作主張使然。面館門面不大,也是老店了。他探頭往里張望,手插進口袋翻找了一會零錢,猶豫了一下,決定進店吃一碗面。

當年,也是坐在這家面館里,身旁是第一次進城的兒子。他想帶孩子在鎮子上讀小學,順便帶孩子看看外面的世界。兒子東張西望,打量著四周。吃面時,小孩子好吃咸,加了好多趟免費的咸豆角,吃飽喝足后滿是興奮與滿足。

這是他第一次見孩子那么興奮,像一個暴發戶將滿目的新奇通通裝入眼中。他頓生愧疚,也有是否應該送孩子上學的迷茫。這樣做是否正確,只有孩子自己能告訴他。

“你想在鎮里上學嗎?”

一聽在鎮里,兒子就起勁了?!班培?,我想!”

兒子的話頓時給了他希望,他不顧臨行前鄰居說的“你家孩子不是讀書那塊料”的勸告,當即決定下來。

他讓妻子帶孩子暫住鎮上姑姑家,以陪護孩子上學。自己一個人干起了兩個人以上的活,因為開銷要大得多了。烈日之下勞作,他每天都疲憊萬分,在一個人的房子里倒頭就睡,甚至經常忘記鎖門。

兒子倒也爭氣,小學、初中成績都很好,以優異的成績考上高中,待孩子取回成績單時,兩口子都激動萬分。他更是忘記了前兩天用力過猛手臂的拉傷,隨身攜帶著成績單,以此反駁鄰居先前對他孩子的不看好。他感受到自己可以把所有的期盼都給孩子,指望他可以出人頭地。高中,他讓妻子回家,孩子住校。因為這樣開銷能小一點。

然而沒幾天兒子卷鋪蓋回家了,說是不想讀書了。

……

他把面吃完后,停止了對往事的回想。告別店家繼續往村里走。太陽以越來越快的速度落下,小鎮上的人越來越少了,因為花錢吃了面,他就想省下坐車的錢,走路回家。

踏著月色,鎮子的聲音逐漸遠了。自從兒子進城后,每年這個時候,他都要走這條路,先前倒有老伴,只是從去年開始,他就是一個人了。

他忽然想到兒子輟學那天,可能也是這番場景吧。于是他又不可避免地將回憶進行下去——

兒子的決定讓兩口子登時崩潰了。他們不明白是什么讓這個聰明的孩子完全喪失了對學習的興趣。他最難接受的,是他好不容易抓住的期盼毫無留戀地徹底消失了。兒子因為迷上了打麻將,到后來連學校都不回去住,雖然也憑自己的聰明腦袋賺了一點錢,但是被學校勸退了。兒子初生牛犢不怕虎,認為可以靠自己養活自己,讀不讀書都一樣,就連夜走回家來了。兩口子也不好怪他什么,因為自己也是啥都不懂,又憑什么要求孩子呢。他嘆了嘆氣,叫兒子以后跟他下地干活。

沒過幾天,兒子也不愿意了,田里的農活太枯燥,去過鎮上的人又怎么會留戀農村呢,吵著要去城市自己打拼。他和妻子拗不過孩子一段又一段的理論,只好把家里的積蓄一半給了孩子,讓孩子出去闖了。

夜越來越深,也越來越冷了,他離那個毫無生氣的家也越來越近了。他的兒子比他強多了,出去幾年,在城市里竟站住了腳,也學會了做生意。兒子賺的錢很快超過了兩口子,他們的希望又燃起來,相信這個孩子可以改變家庭的命運。

兒子的生意越做越大,甚至給家門前修了一個廣場,兒子是他的驕傲,他因此也成為了全村人羨慕的焦點。吃喝都不愁,但是他還是不愿意全靠兒子,依然和妻子勤勤懇懇地做農活。兒子很忙,雖然也很孝順,但工作原因每年才回來一次,團聚成了兩口子最大的期盼。

他走在門前的廣場上,驚奇于自己的燈竟然忘記關了,屋里依然通明。他對電費略有可惜,又疑惑可能是誰進了他的家。前些日子老伴病逝了,這個房子在沒有他的時候本就該毫無溫度,即使有他,也沒有任何溫暖可言。

他準備推開門了,腦海里浮現出從前回到家一家三口團聚的畫面,他甚至對妻子的死亡產生了懷疑和一點點希望,希望妻子未逝,希望兒子仍在。雖然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實了。

推開門,讓他驚異的事情發生了:是兒子!兒子并沒有走,他在火車上想到了母親不在時父親的孤獨,父親很善于隱藏自己的情感,他對自己的期盼,失望,自豪,想念,都埋藏在心里。但兒子非常聰明,他全都看出來了,也正因如此,他才對這樣的父母有著更深的感激。自己不成器的時候,他們連一句重話都沒說。于是他立刻在下一站下車回來了,到家發現父親不在,就一直等著,想接父親去城里住。

他又滯住了,但是沒有迷茫,他感到些許幸福。沒有想到自己的期盼來得那么快。至于是否要去兒子工作的城市,他不知道。但有一點已經明了,這是一個充滿希望的世界。

高金石

責任編輯:王亞東

掃一掃,關注拂曉報公眾號

版權所有: 拂曉新聞網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

地址:宿州市紡織路拂曉報社 郵編:234000

色悠久久综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