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熱線:3900087   廣告熱線:3900838
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57—3909502   舉報郵箱:zgfxnews@163.com
,歡迎訪問拂曉新聞網
拂曉新聞網  > 汴水流韻  > 正文

我的啞巴朋友

2022-03-21 10:09來源:拂曉新聞網--拂曉報作者:

曾記得,2020年的12月2日,拙作《又見啞巴》發表在《東方文學》上,不少鄉友給予了好評。轉眼間一年多過去了,啞巴現在如何?日子過得好嗎?一直是我心頭的牽掛。

我曾計劃著,春暖花開之時,帶上妻兒,回故鄉走走,看看啞巴,看看童年時的許多伙伴,看看生我養我的那片貧瘠的土地。周五,我正在參加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活動,家人告我,啞巴來了。

我的老家距宿城40公里,對于正常人,來去易如反掌。對于殘障人啞巴,可就難為了他。他的啞語,一般人弄不懂,他自己不會說話,也聽不見別人說話。他不會寫字,也看不懂別人寫字。世界對他而言,就是無聲的。我記得有一首歌《愛的奉獻》:如果人人都獻出一點愛,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……這對于啞巴,尤為重要,離開了愛心人士的幫助,他寸步難行。

啞巴揣著的小本本上有我的門牌號和幾張舊照,他以此順利找到我的家,一臉的高興,我們也高興。他從踏進我家的門檻,嘴里就一直咿里哇啦地嚷著,手腳不停地比劃著,妻兒似懂非懂,我卻心知肚明。啞巴是我兒時的伙伴,我們一起下地,一起玩耍,他要表達什么,一個眼神,一個手勢,我便心領神會,基本沒有交流障礙。20世紀80年代,我從外地調來分區,啞巴來看我,正趕上我在打蜂窩煤,這可有了他的用武之地,那個三九寒天一刻不曾閑著,解決了我過冬的燃眉之急。我搬家時正值盛夏,啞巴天生不畏吃苦,不怕流汗,笨重的家具和零碎的家什,他一件一件地搬運,想起來歷歷在目,難以忘懷。

我們共同暢想著未來,回憶著過去,一頓飯吃得溫情而熱烈,他多喝了幾杯酒,一臉的幸福和自豪。他下午還要回去,我給他收拾了幾件像樣的衣物,他激動不已。我又讓家人給他買了他需要的幾種藥和幾瓶陳酒,不曾想,他頃刻淚如雨飛。此時無聲勝有聲,他哭,我也哭,感情交融到了一起,所思所想,不言而喻。他對我比劃,我是他現在最近的人了(伸大拇指),夜里常常夢到我(作昏睡狀)。他還比劃,前一段他胯骨骨裂,很痛苦,住進了醫院(從包中翻出藥瓶),至今還沒有康復,還要繼續打針吃藥。他又比劃,家鄉雖有兄嫂姐姐,但無人管他,他已決意不和他們來往(作傷心狀,作擺手狀)。家人看得云里霧里,我卻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
啞巴不會說話,但是他也有思想,有追求,有自己的喜怒哀樂,他也需要傾訴,需要人傾聽和理解。但愿他所到之處,得到的都是溫暖和幫助。

任明淮

責任編輯:王亞東

掃一掃,關注拂曉報公眾號

版權所有: 拂曉新聞網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

地址:宿州市紡織路拂曉報社 郵編:234000

色悠久久综合